小说妙手医女,带着系统来修仙在哪看免费版

云妙然风郁主角小说
《妙手医女,带着系统来修仙》,这是由淮叶倾情打造的一本精彩小说,故事情节围绕云妙然风郁展开,故事情节跌宕起伏,惟妙惟肖。最新章节不容错过。天边有亮光闪过,云妙然缓缓舒了一口气,根据原主的记忆,这个世界中的修炼............

小说《妙手医女,带着系统来修仙》在线阅读

《妙手医女,带着系统来修仙》

天边有亮光闪过,云妙然缓缓舒了一口气,根据原主的记忆,这个世界中的修炼分为九阶,分别是炼气,筑基,金丹,化虚,金仙,入圣,显圣,御神,归元。

凡众修仙者大部分是金丹境界,五大峰主和显赫一些的人,修为在其上,只是到如今也从未听说有御神境界的人,经过一夜的调休,云妙然竟然意外的

觉得神清气爽,境界一夜之间突破至化虚初阶。

照昨日那男人说的话,原主的灵根实力应当是天才的境界,为什么却被众人认为是千里挑一没有灵根的废物?

此事还有待探究,云妙然的指尖再次触碰那块灵石,魂灵颤抖了一瞬,被吸入一片灰蒙蒙的空地之中,里头几个书架落满尘土,她简单翻看,全是关于修炼精进术法的书。

这里大约就是灵石之内的地方,看着没有一丝生机,她试着把魂识拉出来,用意念把桌上的茶盏放进入,灵石中的空地上果然躺着那个茶杯。

灵石是老峰主所赠,要想追溯原因恐怕还要想方设法了解仙逝的老峰主,联想到这件事,门外忽然传来一声异响,那扇原本就不怎么结实的木门“轰”的一声倒在地上。

穿着鹅黄色衫子的女子缓步走来,神色倨傲,显然是被人捧着惯了的。她不如昨日那个女子嚣张跋扈,两人的眉眼却有四分相似,云妙然了然,这是寻仇来了。

大眼看过去,这人的实力在金丹中期,照她这个年纪来说,已经是相当了不得的修为,自然有狂傲的底气。

“是你打伤了我小妹?”沈青冬面上笑意盈盈,心中却是万般看不起。

云妙然的修为在她之上,且有意用灵石掩盖灵修气息,是以沈青冬费力探查了半日,也没从她身上察觉到半丝灵力的气息。

“是又如何?”云妙然微微颔首,看着她的目光淡然。

这语气激怒了对面人,沈青冬未再言语,双手在空中一划,调动灵气袭来。

这是最低阶的招数,云妙然的身形如同鬼魅一般,转瞬出现在沈青冬的身旁,冰凉白皙的手捏住她的脖子,眸子扫了一眼她的腰牌,扯了扯唇角:“沈青冬?”

怎么可能,她一个废物的动作怎么能这么快,沈青冬只觉得被触碰过的地方如同火烧一般,愕然的瞪着双眼:“怎么可能,我探查不到你的灵力,你分明就是个废物!”

见她自欺欺人,云妙然也不着急反驳,一双桃花眼中荡着细碎的光,笑道:“那你当真是连个废物都不如。”

她没有松手的意思,眼看着沈青冬的脸色逐渐变得灰白,一道浑厚的灵力自空中袭来,震得她手臂麻木,不得已松了手。

中年男人凌空而下,宽大的衣袖随风而落,尚未喘过气的沈青冬立即单膝下跪,眉目间满是恭敬:“见过峰主。”

这就是原主那个狠心的亲爹云盛?生的倒是好面貌,却是个黑心的。云妙然站着未动,她的心间也有些打鼓,云盛乃一峰之主,

实力定然不容小觑,也不知道他能不能识破自己已经打通了灵根的事。

“既回来了,就要勤勉些,莫要生别的事端。”云盛皱眉看她,那神色似乎对自己有这么个废物女儿十分不满。

一来就摆明了要维护沈青冬?云妙然心下了然,这灵石恐怕真能掩盖自己身上的灵力,在这个修炼为尊的世界,云盛抛弃自己这个无法修炼的废物也是情理之中的事。

她正要开口,却被沈青冬打断:“回峰主,徒儿是来邀云师姐一同进兽林。”

这人会好心为自己解围?云妙然沉默的垂眸,并没有出言反驳。

在接受的记忆中,

兽林是中满是成年灵兽的盘踞之地,五大峰的人鲜少有人去兽林周围闲逛,除非是某位家主之类的人物想得到突破的丹药,才会让手下之人去兽林中冒险,说白了是做垫脚石为峰主争得突破。

虽说是个很危险的地方,可云妙然也明白自己的修为现在全是空架子,若是真打起来要吃亏,不如冒险去历练一番,巩固一下修为。

“随你们。”云盛没有半点想阻止的意思,说完之后就凌空而去,沈青冬此刻的脸色才缓过来一些,留下一句话:“明日兽林入口见。”

倒如今倒是越来越有趣了,她轻扯一下嘴角,那个戴着面具的神秘男人,和自己灵力被封印在灵石中的真相,到底是什么呢?

简单和意儿讲了一下这件事,云妙然重新找了个厢房进去,将神识探入灵石之中,翻阅着那些典籍。

想必这些也是老峰主留下来的,书中记载的全是运用灵力才能驱使的术法,从简到难可谓是一应俱全,对她这种懵懂的灵力小白来说也很贴心。

不知看了多久,等云妙然从灵石中抽出时,天边已经泛起了一道鱼肚白,可她却神清气爽,丝毫没有疲倦的意思,起身前往兽林。

不愧是众多修炼者闻风丧胆的地方,仅仅到了兽林外围,云妙然就已经察觉到里面发散出来阴冷的气息。

一行人到齐,除了沈青冬之外还有两位男子,大约也是云峰年轻一派的佼佼者,云妙然扫了他们的牌子一眼,一个叫聂文奉,一个叫秦远。

“既然人到齐了我们就进入兽林,切记要小心行事,四人不可分散。”那个叫秦远的人似乎在整个队伍里占据主导地位,说话极其有分量,话毕温和的看过来,“你实力不够,要跟紧才是。”

看着倒是个温和的人,云妙然乖巧应了一声,沈青冬只扫过来一个不善的眼神,并没有再出言挑衅。

初入林中并未遇到任何灵兽,走了片刻只看见一个灵狐,秦远只用了一招就把那灵兽的兽丹收入囊中,直到晚间一行人准备歇息之时,一枚松子平白砸在几人前方的地面上。

“谁!”四人中最属沈青冬脾性差,抬手扬起灵气直击那棵松树。

云妙然抬眸,有些讶然,竟然是他?

<