儿子丢了四年一行白鹭进铁锅完结大结局免费全文阅读

岳靓梁远主角小说
岳靓梁远是小说《儿子丢了四年》中的角色,该部小说的作者一行白鹭进铁锅的文笔清新流畅,让《儿子丢了四年》中的每个人物都富有了灵魂,岳靓梁远在其中的故事线有明有暗,每一章节都承前启后,环环相扣,一起来看都市小说《儿子丢了四年》吧我轻轻地刮了刮他鼻子,笑他:「小笨蛋。」我让他在路边等我一下,不要乱跑。我去就近的甜品店,向店员要一张纸巾。我只离开了一分钟,再回来,恩恩就不见了。我有点慌张......

小说《儿子丢了四年》在线阅读

我轻轻地刮了刮他鼻子,笑他:「小笨蛋。」

我让他在路边等我一下,不要乱跑。我去就近的甜品店,向店员要一张纸巾。

我只离开了一分钟,再回来,恩恩就不见了。

我有点慌张,但还没立刻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。

直到我找遍了附近的几条街,去了每一个警务室报案,一连几天,杳无音讯。

我才意识到,我的孩子真的丢了。

自责,悔恨,懊恼,各种情绪纠缠着我,让我几乎崩溃。

我的丈夫梁远握

洛凝霜张了张嘴,眼中泛起微光,抱了抱阿满,语调温柔∶"姑姑相信阿满。"洛云偏头拭去眼中的泪,看着洛凝霜,似乎想说点什么,但最后只是说道∶"娘娘,你要好好保重身体。"

着我的手,轻声说:「我会陪着你的。就算找遍天涯海角,我们也要把恩恩找回来。」

恩恩丢的时候,梁远在外地出

王术一闪就到了亨利跟前:“你刚才说什么?”“你,东亚病夫。”“找死。”砰!没有看到王术动手,莫向晚和欧阳几步跨越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。亨利就像一个肉布袋向天空飞去,飞起两米多高,然后“砰”的一声落在沙滩上。

差。他知道这个消息后,连夜坐飞机赶回来,满眼都是红血丝。

我以为他会骂我:「连个孩子都看不好,你是怎么做母亲的?」

他没有。

他一点没有怪我,尽管他声音都哑了,但仍努力在安慰我。

梁远总是这么温柔。

我是大学的时候认识的他。

他在我们学校旁边一所艺校念书。那个艺校的学生很爱来我们学校拍短片。

他们拿着摄像机,抓人挨个街采,并趁机搭讪。

梁远不一样,他总是一站站半天,精心地挑选每一个受访对象。

而且他采访完,会给受访对象发一个红包。

不是微信红包。就是用红纸包着的,小时候家里长辈给的那种红包。

不知道他选人的标准是什么,但我们宿舍都收到了红包,除了我。

我气势汹汹地要跟他干架,被三个舍友合力压在了床上:「岳靓,你是不是傻?」

后来,在我们宿舍的助攻下,我终于收到了梁远的红包。

他说:「同学,我红纸用完了,能不能加个微信?」

那个时候,空气里都是恋爱的酸腐味。

我们是人人称羡的一对,男帅女靓,天作之合。只有我们自己知道,其实我们并不般配。

我985,他大专。我城市中产,他农村家庭。

那时的我们相信,爱情能抹平学历、背景方面的巨大差异。

和他在一起前,我每半年就要换一次手机。和他在一起后,我再也没买过单价超过五百的衣服。我陪他吃了四年食堂,小心翼翼地维护着他的自尊。

虽然他总说:「不希望因为这段感情,影响你的生活质量。」

但我从来没觉得苦,千金难买我乐意,不是吗?

为了和他结婚,我差点和父母断绝关系。婚后,他对我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「对不起」。

他母亲生病住院,他出差,是我衣不解带地在医院照顾。

他从传媒公司辞职,我拿出当时的全部积蓄,帮他成立工作室。

就连他哥们要找工作,都是我陪着人情,去求的朋友。

用现在流行的话说,我是典型的「阶级滑落」。不过,我从来没觉得苦,以心换心,他父母对我也不错。

我坐月子的时候,婆婆从村里带了一篓子鸡蛋,坐了二十几个小时的绿皮火车,给我送过来,硬是一个都没破。

梁远更是把我宠成了宝,他会帮我吹头发,做早餐,甚至连牙膏都帮我挤好。

我沉浸在这种幸福中,岁月静好,现世安稳。直到恩恩失踪,一切都变了。

为了找孩子,我辞去了光鲜体面的审计师工作,走遍了全国各地,印了无数传单。

一开始,我每次出门,梁远都陪着我。

为了省钱,我们住地下二层的小单间,狭窄逼仄。我们去地图上都查不到的村庄找,被村民放狗追。

因为心情不好,我经常冲他发脾气,因为一点小事,就会情绪失控。

但不管多苦,梁远都会想尽办法逗我开心,他每天都会摘野花送给我,说:「靓靓,靓靓,你要多笑笑啊。」

我知道他比我承受地更多。

但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能明显感觉到,他厌倦了。

他开始阻止我出门,严肃地

她猛地甩掉钢笔,起身带头往前走,阮亦舒深呼吸,抬脚跟在后面,方博聪阴险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“何必呢,就算是去校长室,他们肯定也是保我。”阮亦舒恨得牙痒,“滚,我看见你就觉得恶心。”方博聪闻言,看着阮亦舒的侧脸,眼神也很是不善。

跟我说:「岳靓,我们的生活还要继续,人要往前看。」

他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,推说公司加班。可我经常能从家里的阳台,看到他的车停在下面。我不知道他在车里都会想些什么,但我知道,他不愿意面对我。

那段时间,他身上总有烟草味。在恩恩失踪前,他已经戒烟好几年了。

我知道他心里苦,所以我假装什么都不知道。

我也尝试过改变,试着和他沟通,做他爱吃的菜,给他准备惊喜。甚至我问自己,不找恩恩了行不行?

我做不到。

我一闭上眼,就听见恩恩在叫我「妈妈」「妈妈」。

我一想到我的孩子,在世界的某个角落里,正在受苦,我的心就一揪一揪地疼。

没有母亲会放弃自己的孩子。我真的做不到。

我开始和梁远吵架,怪他对找恩恩的事情不上心。

他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,但我再没有从阳台,看到他的车停在下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