抢个帝位助助兴开始阅读&精彩试读安南鸢莫戈

安南鸢莫戈主角小说
安南鸢莫戈是著名作者南挽经典小说中的主角,书中的男主磐石般坚定,女主的豁然与可爱,温暖而不失俏皮。那么安南鸢莫戈的结局如何呢,我们继续往下看。安黔亦正在安抚做噩梦的安南鸢,撩开帘子看了一眼外面随即点点头:“也好。............

小说《抢个帝位助助兴》在线阅读

《抢个帝位助助兴》

安黔亦正在安抚做噩梦的安南鸢,撩开帘子看了一眼外面随即点点头:“也好。”

莫戈又朝徐瑛看去:“姑娘,你下来吧,你爹娘就在后面来了。”

徐瑛脸色好看多了:“好。”

两人下车,徐瑛跟在莫戈后面忙活,帮忙找树枝跟舀水,她的爹娘还没有追过来。

安黔亦看着怀里大汗淋漓还在梦中哭着的安南鸢,重重的叹了一口气,然后轻轻的拍醒她:“阿鸢,阿鸢,醒醒。”

安南鸢从睡梦

中醒来,看见自己的叔叔第一时间环腰紧紧抱住:“我梦到叔叔也没了!”

她抽噎着,嗓子也哑了。

安黔亦轻柔的拍打着她的后背,给予她安慰:“没事了,没事了!”

安南鸢又哭了一阵才抬头坐在那,双眼无神目光呆滞,手紧握着指甲都掐进了自己的肉里。

这时徐瑛掀开帘子将一竹筒递过来,声音很弱:“喝点水吧。”

安黔亦道了一声谢,将竹筒接过来,又把安南鸢抱在怀里:“阿鸢啊,我们喝点水好不好?”

安南鸢一动不动,不说话也不搭理人,就像木偶一样任人摆布。

她接受不了,她是脑子都是大胡子死去的那个场景,她连伸手都不敢。

前两天才热热闹闹的度过了第一个除夕,一群人围着欢笑声不断,而一转眼就死在了自己的眼前,血的味道在鼻子里挥散不去。

她很自责,恨自己无用,更讨厌这个世界,她不想活着了。

安黔亦紧紧搂住她,声音里还带着一丝丝的哭腔:“阿鸢啊,别这样,他们定不希望你如此的。你得好好替他们活着呀,叔叔要是没了你可怎么办?”

安南鸢终于动了,她抬头看着自己的叔叔:“叔叔,没了我叔叔不是更好吗?”

她是个累赘,只会拖累别人,什么也做不了。

安黔亦冰凉的手轻轻的摩挲着她的脸颊:“阿鸢,叔叔…在淄博城曾想一了百了,若没有你活着给我牵挂给我负担,我也没有如此的坚韧。那些人…我也很难过,可是他们死了我们得替代他们好好活着,替他们看看太平盛世的样子。”

安南鸢止不住的眼泪往下掉,抱紧了他,原来表面坚强的人心底也是有懦弱的一面。

“我也很自责,我的才华我的理论在这些强盗面前一文不值,什么也做不了!”

平时的安黔亦为了不让安南鸢有压力,一直装作特别的平淡,看到死亡也是很淡然,可他心里却是波涛汹涌的。

莫戈也挤了进来,他刚刚暗地里也抹了泪,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随便落泪,可看着朝夕相处的人死在眼前也受不了。

“阿鸢,你别怕,哥哥以后定会努力给你一个太平。”

他拉着她的手,眼神里透着一股坚毅笃定,他一定要实现。

“哥哥,可他们再也回不来了…”安南鸢泪如泉滴,看得他不知所措。

安黔亦将两个人拉入怀里:“哭吧,这个乱世里死人是正常的,我们要做的是好好活着,替他们看见盛世。”

车帘外的徐瑛看着他们如此,心里也难受,偷偷的坐在那抹泪。

“瑛子,瑛子,没事吧?”

她爹娘赶到,徐夫人立马上前拉过她上下查看:“差点就以为你……”

徐老头嫌弃的抢话:“呸呸呸,这不是好好的,别胡说八道咒你女儿。”

徐瑛摇摇头:“爹娘,没事,是他们救了我。”

“好好好,那我去谢谢他们……”

徐瑛拉住

她:“娘,人家有事,别进去。”

徐夫人看着自己女儿那眼神,又听着里面传来哭声马上明白了:“死了亲人?”

徐瑛点点头:“嗯,我们帮忙生火做饭吧,天快黑了。”

“也好,老头子快把我们的粮食拿出来。”

“好。”

一家人分工明确,很快就把饭煮好,那香味传进马车。

安南鸢的肚子咕咕响,她尴尬的咽了咽口水,这么难过还是敌不过生理反应。

安黔亦也松了一口气,知道饿就好:“阿鸢下去吃东西吧,不管如何都得活着才对得起他们。”

安南鸢眼神有些抗拒,莫戈却直接把她抱下去:“你这瘦的都皮包骨了,一餐也不能少。”

徐瑛见他们下来也很开心:“快来吃吧。”

天已经黑了,竹林小溪旁升着两团火堆照亮这一片,星星正在天空上闪耀着。

徐夫人跟徐老头也是热情的把阿鸢拉过去:“听闻是你这个小娃娃救了瑛子,你这么小好厉害,看看你瘦的快多吃点。”

两夫妻特别的热情,又是喂饭又是抱着,还说着各种逃亡上的趣事,将安南鸢的伤心赶走了不少。

谈话间也知道这个姑娘的名字,他们是从北方来,徐老头曾是府衙。

后叛乱,城池被夺,他一路上带着妻女来到南方投奔曾经远走的儿子,听闻现在投效到了萧靳门下。

萧靳也算是南方数一数二的大势力,跟田中烨,狄正傅起名分割了南方。

他对比其他二人,为人算得上不错,对百姓算是仁慈,管制也很人性化,许多儒生与武将都愿意投效于他。

他待下属听闻很好,当兄弟一般。

安黔亦也曾打算去看看他那,能不能争得一容身之地,实现自己的抱负。

在商谈下,他们决定去萧靳所在地信阳城那看看,至少能比咸桂城更加的稳妥。

安南鸢虽说不再沉浸

于悲伤中,可每晚都会做噩梦,总是跟在安黔亦身后,只要没看到就哭着找。

也不如以前活泼,没有那么爱笑,总是一个人坐在那看着他的那些书籍发呆。

大家都在逗她,徐瑛像个温柔的大姐姐照顾着她,而徐瑛爹娘每天搞笑斗嘴日常也算是让她高兴不少。

他们快速驾着马车往新阳城去,一路上未稍作停留,若是乱些的连夜赶路。

生怕那些杀人场景还有尸体刺激着安南鸢,每晚的噩梦已经让她睡不好觉了。

安南鸢也能感受这些人对自己的好,为了他们,还有死去的人,她也得好好活着。

她的命不仅仅是她的了,她还得替他们活着,或许这是她活着的最大意义。

“叔叔,多教我些如何管理朝政一类的书籍吧,比如你这本上写的东西。”

“阿鸢,你怎么突然想到学这个?”

<