免费小说穿越翻身太子妃全文免费试读

王婧妍高淩寒主角小说
《穿越翻身太子妃》,这是由一燃倾情打造的一本精彩小说,故事情节围绕王婧妍高淩寒展开,故事情节跌宕起伏,惟妙惟肖。最新章节不容错过。话音刚落,门“哐”地一下被推开了。自以为有人要杀他灭口的张朝阳缓缓的看............

小说《穿越翻身太子妃》在线阅读

《穿越翻身太子妃》

话音刚落,门“哐”地一下被推开了。

自以为有人要杀他灭口的张朝阳缓缓的看向门外,却见高凌寒负手而立,身后却是几个侍卫正押着夏夫人和王嫣儿,站在门外。

而黑衣人也在这个时候缓缓的摘下脸上的面纱,张朝阳万万没有想到,所谓的前来杀他灭口的凶手,竟然是王婧妍假扮。

一切,不言而喻了。

王嫣儿自以为得计,这次可以往王婧妍的身上泼尽了脏水,谁曾想竟然被张朝阳全部都招供了出来。

“太子殿下,饶命啊,是,是王嫣儿,是她给了我两万两银子让我陷害太子妃。”张朝阳迫不及待的将一切的脏水都泼在王嫣儿的身上。

“殿下,是嫣儿一时糊涂。”王嫣儿已然知道事情没有可以辩解的余地,她的眼中含着盈盈的泪水,想求得高凌寒的一丝半点怜惜,可是高凌寒却根本不多看她一眼。

“孤曾警告过你,对太子妃有半分的不敬,孤定不轻饶。”

高凌寒一拂袖,冰冷的口吻,道,“拖下去,自即日起贬入教坊司为女奴。”

王嫣儿瘫软的坐在了地上。

教坊司!

那个地方的女奴,就连最低等的女子都比不了。不,不,王嫣儿挣扎着,她死死的拽着夏夫人的手,“娘,救我,快救我!”

“太子殿下!”夏夫人着急道,脸色却带着几分倨傲,“就算嫣儿有什么错,她如今也是相府的嫡女,您如此轻率的处置,难道就不给我们相府颜面?您虽然是储君,可是嫣儿的父亲却是当朝的一品宰相,您这么处置是不是过分了!”

“过分么?”高凌寒狞笑,“诬陷太子妃,就算是王丞相本人,也难辞其咎,孤没有因此事而问罪相府上下,夏夫人难道不谢恩么?”

夏夫人的身子气的微微颤抖。

旁人都知道顾忌相府的权势显赫,可

是高凌寒竟然一点面子都不给。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王嫣儿被侍卫拖了下去,却无可奈何。

“至于他!”高凌寒一指张朝阳,语气更是冰冷,“污蔑太子妃清白,死不足惜,斩!”

张朝阳像只死猪一样被侍卫拖了下去。

房间里,只剩下高凌寒和王婧妍两人,很多时候彼此的交流只需要简短的几句话就够了。

“你,很出乎孤的意料!”高凌寒原本以为要费一点心思才能替王婧妍洗清诬名,却没想到三言两语就被王婧妍解开了。

聪明的女人,他的眼光没错。

“我是不是该谢一下太子殿下对我的信任,您不是从始至终就没有相信过这番鬼话?”王婧妍浅浅一笑,也算是她和高凌寒之间的第一个默契。

所有人都没有想到,高凌寒对王婧妍的态度竟然如此不一般。

今日将王嫣儿发配去了教坊司,可算是彻底的将相府得罪了,为了王婧妍能做到这个地步,出人意料。

……

王婧妍才回东宫,却看见李纤柔站

在她的寝殿门口苦苦的候着,似乎已经等了几个时辰了。

乍一看见王婧妍,连忙跪下请安,“姐姐,都是妾身不好,妾身以前嚣张跋扈,没少得罪过姐姐,可是妾身如今真的知错了,以后必不再犯,还请姐姐大人有大量,原谅妾身。”

说着,也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的一根荆条,缓缓举高。

这是要负荆请罪?

改善黄鼠狼给鸡拜年,没安好心。

王婧妍宁愿相信后者,也不愿意相信前者,正要不痛不痒的让人扶着李纤柔起来,让她退下,却见宁贵妃扶着宫女朝着这边而来。

见李纤柔一副负荆请罪的样子,而王婧妍却十分倨傲的站在一旁,当即脸色怒了,“放肆,太子妃,你没看见纤柔跪在地上负荆请罪?很好,这太子妃的架子端的很大,纤柔是本宫赐给太子的侧妃,岂容你这样侮辱。”

王婧妍还没说话,李纤柔却是一脸柔弱的跪在宁贵妃身下,“娘娘,都是妾不好,妾身以前做了很多对不起太子妃姐姐的事,姐姐是正妃,而妾不过是侧妃,来给姐姐负荆请罪也不算委屈。”

“纤柔,你起来!”宁贵妃越发怒不可遏,“有本宫给你做主,你用不着如此委屈求全。”

说着,宁贵妃的手缓缓举高,正要狠狠地打在王婧妍的脸上,还未落下,却被王婧妍狠狠的拽住了。

宁贵妃在后宫中一向独得恩宠,风风火火惯了,从来没有人敢顶撞,可她今天却偏偏被王婧妍给冒犯了。

不仅冒犯了她,连带着她赏赐给太子为侧妃的李纤柔,王婧妍也敢欺凌,简直岂有此理。

“贵妃娘娘虽然位分尊贵,可本宫却是太子正妃,未来母仪天下的皇后,本宫有什么错,自有皇后训导,由不得娘娘教训。”王婧妍不痛不痒的反击。

“你!”宁贵妃气的身子发抖。

端出了皇后,这不摆明了告诉她,她虽然是独宠的贵妃,却依旧

没有资格教训王婧妍。

李纤柔在一旁看着好戏。

宁贵妃岂是轻易的善罢甘休的人,今日借了宁贵妃的手,也算是给王婧妍这个人一个教训了。

“贵妃娘娘有何贵干?”高凌寒的声音缓缓从众人背后传来,他不过才和王婧妍分开片刻,却没想到宁贵妃竟然气焰嚣张的上门来了。

他深深的看了一眼李纤柔,见她一副柔柔弱弱的模样,又看了负荆请罪的荆条,莫名地一阵厌恶,“戏演的不错,既然自己都知道负荆请罪了,不打一百荆条岂不是辜负了你!”

李纤柔的脸色一片惨白,“殿下,你,你……”

“带下去!”高凌寒根本不曾手软。

“放肆,太子,你眼中还有没有本宫这个贵妃,纤柔是本宫赐给你的人,打她是在打本宫吗?”宁贵妃气的越发发抖,从高凌寒进来到现在,根本没有看过她一眼,更别说请安了。

“贵妃娘娘的话,孤怎么担得起!”高凌寒简单的一个拱手礼,却依旧十分倨傲,“只不过这是孤的家事,不容外人多嘴!”

“你!”宁贵妃气的差点晕过去。

<