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小说娇妻有点不一样未删减免费看

点沫沫裴仔冉主角小说
热门好书《娇妻有点不一样》是来自作者茶茶子最新写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,文中主角是点沫沫裴仔冉,这部作品构思新颖别致、设置悬念、前后照应,简短的语句就能渲染出紧张的气氛。小说结局究竟会如何发展,让我们一起来看吧。“…是!”早该在老大亲自上场的时候就应该想明白,只能让这个小贼自求多福............

小说《娇妻有点不一样》在线阅读

《娇妻有点不一样》

“…是!”

早该在老大亲自上场的时候就应该想明白,只能让这个小贼自求多福喽。

“已发送。”

到了最后定位的地方,结果准确位置在山腰上,没有任何可以利用的线索,暂且不说成望如何做到的,不过沫沫现在一定是安全的。

裴仔冉暴怒的捏紧拳头砸车,震耳欲聋的砰砰声也不足以表达裴仔冉内心的翻滚。

裴仔冉气的牙痒痒,恨自己的无能为力,没有裴仔冉几分钟立刻调整情绪,现在的宣泄每一秒都是浪费时间。

裴仔冉拿起电话,声音冷静又平稳:“立刻查现在的出境记录,最近一小时名字的更换记录,还有最近两个月荒郊野岭违法盖的房子,筛选最合适的整理成文档发到我手机上。”

“是,老大!”对讲机那边几百人的异口同声。

而现在裴仔冉要进入前方两公里那的森林,不是因为无能为力而冲动。

是因为从开始到现在已经跑了有200公里,后方4公里有一处森林,但里面有十几户小农户打猎生活,显然不符合标准。

前方两条路,左边有一个森林距离一公里,但里面的路崎岖,地形陡峭,房子根本盖不了,也不符合标准。

而裴仔冉要进入的森林,地形比较平缓,位置选的好也能盖个大房子,并且还有着一些不祥的传闻。

听闻这里有食人族部落,进入过森林的人大多有去无回。

更有甚着半年后剁碎的尸体,凭空落在亲属家里,有的肉都被剁成肉沫,传闻还说基本肝脏都是千疮百孔,但不毁原型,令人唏嘘。

不过说来也觉得假,没有新闻,没有真真证实,传闻也是五年前网上疯传的,现在只有女性经常在森林周围失踪,但都不过是造谣,营销号为自身涨涨热度。

却也真的恐吓到了大众,这片森林没人敢进,路过心里都会打了颤,自我安慰一下,提提车速,就当没来过这里。

裴仔冉对于这种事情当然无感,甚至说是淡然,没有任何多余的情绪。

长时间荒废的森林,没有现代新建的马路,只有几年前没有翻修的土路,道路还很窄,只能过三辆自行车的宽度。

裴仔冉下了车,拿上手机,顺便拿出后备箱的两个手电筒,还有腰间一直别着的意大利伯莱塔92F型手枪。

虽然是大白天,现在也只是碰碰运气看一下有没有可疑迹象了。

毕竟成望现在出国

只能说有这个概率,但75%成望会躲在偏僻的地方,近几个地区偏僻的地方也就只有森林了,查找方向一定是对的。

嗡嗡…手机震动了几声。

打开文件是个地形图,这个文档有密码还有一系列操作,麻烦的普通人根本看都看不懂,裴仔冉随便点两下就打开了的文档。

“喂,老大,排除后最符合标准的两片深林是白路省的识长森林,和你现在在的骇古森林。”黑一汇报了一半,停顿了一下,静等着老大在线夸奖。

……三秒钟空气死一般的寂静

“咳!不过识长森林唯一的房子已经拆迁了,你现在的所在位置非常正确,出国记录还有改名暂时没有符合标准的。”

黑一现在有亿点点的伤心,事情做的这么认真老大还不夸,没有天理啦!!

“嗯,地形图的那个红点是房子所在的位置吗?”裴仔冉声音冷淡极了,几乎没什么情绪,就像在复述话一样。

“是的老大,离你所在位置2000米,需要的时间走路10分37秒,以老大速度跑步4分02秒。”

“嗯,挂了,下次我再打电话,直接动员。”

“是,老大”

裴仔冉随机就扔掉手电筒,放好手机,看好了条平缓的路,穿着西裤修长的长腿迈了起来。

到了一个木房,还是两层楼,外表破旧不堪,厚厚的灰尘,却也遮不住令人作呕的血腥。

裴仔冉貌似没闻到一般,看了看白净细腻的手腕上,松散奢侈低调的手表,3分52秒,黑一计算能力越来越差了。裴仔冉走到门口

,推了推门没想到门还是锁着的,往后推了一小步。

长腿往门口轻轻一踹“砰”的一声,门不但开了,两扇门上面的螺丝都有些松动,然而裴仔冉并没有用什么力气。

裴仔冉刚进去两步,两扇门“砰”的倒下,倒下的瞬间房屋内灰尘窜起,甚至迷失了眼前的路。

灰尘也非常呛人,让裴仔冉轻声咳了几下,捂住口鼻,走向眼前的小门,这次倒是轻轻一扭就打开了。

不过里面的血腥味比刚刚的灰尘更要呛人,淡淡呼上几口,就会令人很反胃。

这小房间里面还有三个门,不过幸好这个屋子没什么灰尘,只是墙上地板还有没处理干净的血迹。

裴仔冉刚想跑过去打开离自己最近的门,肩膀处就被重重滴打了水一样的东西。

裴仔冉歪头查看自己肩膀,残留着两滴大块血迹

,裴仔冉嫌弃的脱掉外套。

“嗯?天花板还有血吗”裴仔冉疑惑的想。

正准备抬头查看天花板···

啪!

一个女人头摔到了地上,还滚了几圈,裴仔冉先是吓的怔了一下,又恢复了平静。

只是一心祈祷,只要不是沫沫的头就行,裴仔冉快速往前走了两步。

弯下腰去见背对着自己的长发女头,女头的头发上还残留着新鲜的血液。

有洁癖的裴仔冉拿出身上带的手帕,拎起女头头顶的头发。

女头已经没了眼睛,眼睛那只剩下两个无底的洞,嘴角也被割成往上的极端弧度,两个鼻孔都被剖开,呈炸开的形状,鼻子只能看出是直直的三条线可见解剖人完全没有手抖。

脸上还有些小块肉快要腐烂,头下还留着一个手指关节长的脖子,上面还刻了一圈的花纹,伤口狰狞,这人也是个“专家”呢。

女头皮肤也微微泛红,像是被血液浸泡过一样,也难怪都快干了还在滴血。

少说死了都有一个星期,绝对不是沫沫,而且脸型也完全不像。

<