抢个帝位助助兴完整未删减版

安南鸢莫戈主角小说
安南鸢莫戈是作者南挽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。以小说形式来叙述,大大增加了难度,小说可想而知作者对它倾注了多少心血。阅读体验飞起,精彩章节抓紧一睹为快。他是个很有天赋的书生,一向温柔亲和,若不是乱世定是一个为民的好官,可惜............

小说《抢个帝位助助兴》在线阅读

《抢个帝位助助兴》

他是个很有天赋的书生,一向温柔亲和,若不是乱世定是一个为民的好官,可惜了。

安黔亦替她梳顺的那一刻,地瓜也随着熟透了,安南鸢急得用棍子把它翻出来,就想着直接上手剥皮了。

安黔亦拉住了她:“ 烫,我来吧。”

安南鸢眼巴巴的望着他手里的地瓜,不停的咽着口水,安黔亦只好先掰出一点点吹凉递到她的嘴里。

安南鸢吃到的那一刻,兴奋的手舞足蹈,又真如一个孩子鼓掌:“好好吃。 ”

她从未想过有一天会因为一个地瓜如此的欢喜,觉得这东西比任何都美味。

在此之前这具身体已经一天没有吃东西了,那些畜生像猫抓老鼠一样在城里横行,最后杀光了所有没有逃出城人。

安黔亦又放了好几个地瓜进去,两人吃饱喝足以后,安南鸢才想起问:“ 叔叔,我们以后怎么办?”

安黔亦伸手撩起了她耳边落下的发,温柔的看着她:“我们往南走,听闻那边太平许多 。”

安南鸢无辜又害怕的看着他:“那…叔叔不会抛下我吧。 ”

“ 不会! ”他说的很坚定,而后又将人搂入自己的怀里,“ 以后我们就是彼此唯一的亲人了,怎么会抛下阿鸢呢,叔叔定会护你周全。”

安南鸢忍不住抱紧他,自己如此年幼,只能靠着眼前之人了,所以就算死皮赖脸当个小娃娃也不能一个人独行。

来都来了,也不能去死吧。

两人依偎着度过了这一晚,第二日安南鸢一睁开眼便是寻找安黔亦,可却不在房间里。

她着急的连鞋也未穿上,赤脚跑向外面:“ 叔叔,叔叔,你去哪了?是不是不要阿鸢了!”

喊着喊着无力的蹲下去抱进自己抽泣,这样她一个人怎么在这种地方活呀!

“阿鸢,别害怕。 ”一双冰凉的手将她抱起,轻柔又熟悉的声音响起,温暖的胸怀让她大哭了起来。

“叔叔,还以为你偷偷走了不要阿鸢了,阿鸢以后会好好听话的,你不要抛下阿鸢。 ”

安黔亦替她擦拭了眼角的泪珠,疼惜的搂紧她:“别怕,我只是去找吃食与衣裳了,叔叔不会扔下阿鸢的。 ”

安南鸢哭的一抽一抽,小奶音还带着哭腔,更让人心疼:“ 那你去哪都要告诉阿鸢,阿鸢害怕。”

“ 好。”安黔亦顺着答应下来了,捂着她那双冰冷的赤脚,将东西东西放一边,抱着她回到那个房间。

一场大雨过后,秋风变得很凉,冻得安南鸢打了一个颤抖,她的小手如冰块一样。

安黔亦加快了步伐,将她裹紧被子里,又把火升了起来。

“ 你乖乖在这等我,我再去找找看,这里不能久留。”

安南鸢伸手拉住他:“ 叔叔,我帮你吧。”

安黔亦看着她渴求的眼神,把拒绝的话吞了回去:“好。 ”

两人在村长里寻找了一番,他们该

是仓皇出逃的,剩下许多东西。

安黔亦看着瘦弱力气却不小,提了许多东西却丝毫不费力一般,还想着背起安南鸢。

安南鸢摇摇头:“ 叔叔,我有腿,我能自己走。”

“ 那阿鸢累了要告诉叔叔,叔叔很厉害的,再背起阿鸢是没问题的。”

安南鸢又笑着摇摇头:“我要自己走,这样阿鸢也会变得很厉害。”

“好。 ”

大手牵着小手踏上了去往南边的路程,暴雨停止了,空气也变得很清新,阳光也慢慢的东方睡醒起来了。

安黔亦带着她只走小路,现如今的官道土匪是最多的,小路还安全些。

不知道走了多少天,安南鸢脚底那双长了两根手指的鞋都磨破了,小腿酸胀的快要走不动了。

可见安黔亦背上背着地瓜大米一类的东西,左手上又提着衣裳,右手还提溜着路上捡的一些书籍。

她叹了一口气还是咬着牙不说苦累,他已经很累了,不能在给他增添负担。

安黔亦观察到了,却也没有戳破,乱世之中,她学会自己坚强也好。

眼看着就要天黑,不远处似乎有着一座破庙:“ 阿鸢,再走走,那有座庙可以落脚。”

安南鸢有气无力的应和着:“好。 ”

说是不远,可也走了将近半个时辰才到,这里面早就有好些人在此落脚了,他们警惕看着他们,把怀里的东西搂紧。

一路上他们遇上的逃亡者不在少数,对于这样的场景安南鸢已经司空见惯。

两人踏入这座残破不堪的寺庙,神像已经掉漆甚至手臂已开始脱落,那些逃难者分散着坐着生火。

他们有些穿的很干净吃的也还不错,更多的是穿着破烂吃着野菜,有些孩子眼巴巴的望着那些人的吃食咽口水。

更小的甚至闹了起来,他们不懂,只知道自己饿了。

安黔亦只是闭眼叹了一口气,找了一处无人的角落在那待着,旁边只有一个穿着干净脸也很白皙的少年。

安南鸢也没在意,只是觉得他这么干净应该家境不错,随后就帮着安黔亦生火烤地瓜一类的东西。

安黔亦因为她年纪幼小,还随手带着锅跟大米,时不时给她煮一顿饭,外加山上挖来的野菜。

路过那些城池时,靠着给人写字画赚取一些肉类给她补身体。

他的字画很好看,很多人也愿意花几个铜板或者用一点点粮食换取。

一路上安南鸢看到太多流离失所的孩子,对于尸体的味道已经免疫了,也渐渐的安南鸢越来越依赖着他,也真的把他当做自己的亲人。

路上也会努力招揽着生意,利用自己可爱的外面求着那些人多给点。

香喷喷的米饭和肉惹来不少人的眼光,他们倒是还算

良善并没有上来抢夺,只是旁边那个干净的少年突然凑了上来。

安南鸢都能听见他吞咽口水的声音,她警惕的看着他,这

些东西可是他们好不容易换来的。

“ 能不能…能不能给我吃一点?”

<