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初七封洵大结局-《64892346》夏初七 封洵完结大结局

夏初七封洵主角小说
夏初七封洵是著名作者凤小溪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,这本小说文笔情丝顺着、笔尖流淌,酣畅淋漓,感觉身在其中。那么夏初七封洵的结局如何呢?让我们一起先睹为快吧。第1章开始  第一章 第九十一个  帝都炽夏夜。  香江别墅灯火通明。  夏初七看着对话框里的照片,连呼吸都变得轻微。  照片上,封洵身着纯黑色丝绸衬衫,鼻梁上架着副金丝眼镜,眉目流转间动人心魄。  .........

小说《《64892346》夏初七 封洵》在线阅读

第一章 第九十一个

帝都炽夏夜。

香江别墅灯火通明。

夏初七看着对话框里的照片,连呼吸都变得轻微。

照片上,封洵身着纯黑色丝绸衬衫,鼻梁上架着副金丝眼镜,眉目流转间动人心魄。

而他身边还站着个女人。

两人间明明没有什么亲密动作,却难掩亲昵关系。

这时,屏幕上又蹦出条语音消息。

夏初七点开,就听到朋友说:初七,这是你小叔吧,我怎么记得上周见他的时候,身边不是这个女的啊?

她声音不大,在空旷的客厅尤为刺耳。

夏初七静默了很久,才回了一句:是他。

封洵,她爸同门师弟,帝都首屈一指的律师,也是她一见钟情暗恋了十年的男人!

她默默将那照片存了下来,命名为九十一。

这些年来,封洵身边的第九十一个女人。

看着这个数字,夏初七不禁自嘲,不怪朋友说她蠢,明知封洵是个花心多情的人,她却还是一股脑的扎进去,出不来!

指腹摩挲着和照片上男人唇角的笑,她不禁想:再等等吧,也许等存到第一百张,自己就可以放下离开了。

出神之际,别墅门被推开。

封洵从外走进,瞧见夏初七挑了挑眉:没睡?

随着他走进,身上沾染的女士香水味冲进鼻腔,像是把刀慢慢割剐着心脏。

她暗呼了口气,装作无事:没,等小叔回来吃饭。

封洵脚步顿了下:忘记和你说了,我今晚有事,已经吃过了。

话是这么说,但他还是朝餐厅走去。

瞧着桌上已经冷透的饭菜,封洵扫了眼夏初七有些单薄的身形:不是和你说了别学那些女人减肥,你胖一点好看。

夏初七笑的勉强:没有减肥,小叔还吃吗?

封洵点了点头:陪你吃点儿。

好,那我去热菜。

夏初七打起精神,端着桌上的菜往厨房走去。

微波炉运作着,她视线却不自觉落到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的男人身上。

天花板上的吊灯灿烂夺目,打在他身上反射出几道光华。

夏初七有些失神。

十年了,她从一个刚到他腰间的小孩儿,变成如今的大人模样。

可封洵却好像一点没变,一如当时少年模样。

就在这时,封洵突然睁开眼,正好对上夏初七看来的目光。

四目相对,下意识的,夏初七撇开了头。

封洵见状眼眸暗了暗,刚要开口。

恰好微波炉一声叮响,夏初七忙将才端出来,放到桌上:小叔,吃饭吧。

话题被岔开,封洵也没说什么。

一顿饭,除了碗筷碰撞声外,寂静无比。

夏初七如鲠在喉,没办法再待下去。

潦草吃了几口,便放下了筷子:我吃好了,先去睡,小叔晚安。

话落,便起身离席。

封洵的声音却在背后响起:师兄快回国了,你打算什么时候搬回去?

夏初七脚步一顿,指尖发凉。

她慢慢转回身,看着依旧背对自己的男人,声音带着些不可察觉的颤抖:小叔……是要赶我走吗?

第二章 喜欢的人

封洵转过身,目光扫过她身侧紧攥的拳:你长大了,该学会独立。

长大。

曾经夏初七以为这个词意味着能走进封洵心里,意味着她终于有资格说出那句我爱你。

可现在才知道,原来得到有些东西的前提是舍弃。

她深吸着气压着汹涌的情绪:我知道了,等找到工作我就……搬出去。

短短一句话,夏初七说出来却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。

脸上的笑再也挂不住,转身就要上楼。

封洵目送着她背影,回身看着桌上再次冷下来的饭菜。

心里不知在想些什么,很久,才起身收拾,然后热了杯牛奶上楼。

而此时,夏初七环抱着膝窝在床上,耳边萦绕着封洵刚刚的问话。

心里细密的痛阵阵涌起,让她呼吸不畅。

忽然,敲门声响起,封洵走进来。

卧室内漆黑无光,他抬手打开灯。

光亮起的瞬间有些刺眼,而他的身影在光影下格外高大。

夏初七凝视着缓缓走进的男人,没有开口。

封洵将牛奶放在床头柜上:生气了?

夏初七不明白他是想做什么,但还是摇了摇头:没有。

她从来不会和封洵生气,她只是难过而已,为自己不为人知的心意,也为他毫无不舍的驱赶。

见状,封洵伸手揉了揉她头发:我没有要赶你走,如果你想可以继续住下去。

头顶,男人温热的掌温混着檀木香水的味道一股脑的将人包围,让人沉醉。

夏初七想要偏头避开,可最后还是强迫自己接受。

她心里明白,封洵对她的一切好,一切宠,都只是将她当做孩子。

甚至连如今的退让也都是如此。

在他心里,自己永远是十年前那个被爸爸托付给他照顾的小孩儿!

夏初七抬头望着封洵好看的面容,声音有些哑:我不是小孩子了。

封洵动作一顿,缓缓收回手,神情晦暗不明。

这样的他搭配上这一身黑色衬衫西装裤,无端生出几分矜贵。

夏初七的记忆也一下子被拉回到十年前,两人初见时。

那时的封洵不过二十岁,却已然是律界新秀,风头无两。

她爸因公出国,将十二岁的她托付给封洵照顾,叮嘱了两句就匆忙离去。

屋子里,只剩下两个人大眼瞪小眼。

然后封洵弯下了身,挽唇一笑,开口说了两人间的第一句话。

丫头,叫声小叔听听。

想到这儿,夏初七眼眶有些发热,她忙垂下眼遮掩住情绪。

小叔,我能问你个问题吗?

封洵摘下眼镜,捏了捏眉心:什么?

夏初七声音发闷:你赶我走是不是因为要带人回来?你……是有喜欢的人了吗?

封洵静默了会儿:别胡思乱想,不早了,牛奶喝了,早点睡。

话落,他转身就往外走。

得到这个回答,夏初七松了口气,也有些酸涩。

脚步声渐远,她抬头凝视着他背影,心里情绪奔涌。

一句话脱口而出:可我有喜欢的人了!

第三章 我好看吗

封洵脚步一顿,却没回头:你成年了,自己的事自己决定就好。

话落,继续往外走。

夏初七被他冷淡的态度弄得语噎,可还是问了句:小叔就不想知道他是谁吗?

可这次,封洵连停顿都没有:不想。

然后,关门声响起,男人的身影也消失不见。

卧室内再度回归静寂。

夏初七像被抽干了力气,背脊弯靠在床头上,喉咙发梗。

天花板上的灯光刺眼。

夏夜寂静无声,只有偶尔蝉鸣。

夏初七望着那反射着微光的门把手,一夜未眠。

直到第二天早上,阳光透过窗帘照进来,驱走一室冷凉。

夏初七动了动僵硬麻木的身子,起身下床。

床头柜上,昨晚的牛奶已经冷凝,上面凝结了一层奶皮。

夏初七看了很久,伸手拿起,仰头喝了下去。

冷却的牛奶很腥,滑进胃里一阵冰凉。

却让夏初七出走了一夜的理智回归,她整理好心情走出卧室,迎面就看到走出来的封洵。

一身深灰色高定西装,白衬衫衣领解开了两颗扣子,带着些散漫。

四目相对,夏初七率先开口:小叔。

封洵点了点头,目光扫过她手里的牛奶杯:今早喝的?

夏初七愣了下,后知后觉反应过来:嗯,昨晚……忘了。

以后别空腹喝牛奶,对胃不好。

叮嘱后,封洵便下了楼。

夏初七看着他背影,拿着牛奶杯的手微微收紧。

她当然知道,可这是他送来的,就像明知对他的这场暗恋注定受伤,她不也还是一厢情愿的栽了进去!

夏初七想着,也跟着下了楼。

厨房里,封洵刚将面包片扔进面包机。

夏初七走上前:小叔,我来吧。

封洵也没拒绝,退到一旁等着。

两人都没再说话,随着面包的香气蔓延,厨房的气氛也添了几分温馨。

过往,这是夏初七最喜欢的时候。

封洵有一个很好的习惯,那就是在家吃早餐。

这也意味着夏初七每天都能见到他,哪怕他一夜未归,第二天一大早,她也能在厨房看到他的身影。

而每当这时,他看到她都会问一句:吃早餐吗?

夏初七从来没有拒绝,或者说每天的早餐,是她一天中最期待的时刻!

可现在却有些不是滋味,明明昨晚算是不欢而散,可封洵却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。

这时,面包机一声响,打断了夏初七的出神。

将烤好的面包片涂抹酱料递给封洵,她状似无意发问:小叔,你觉得我好看吗?

封洵动作一顿,却没抬头:问这个干嘛?

因为我想知道,我喜欢的人为什么不喜欢我。

夏初七盯着封洵的神情,想要试图找到些什么。

可封洵只是面不改色:我们家丫头一直好看,不喜欢是他眼瞎。

又是这种敷衍小孩儿的口吻,夏初七听得嗓子发堵。

她真的很想问封洵那他会喜欢自己吗?

可最后还是胆怯的加了几个字:那小叔会喜欢我……这样的吗?

封洵缓缓抬头,迎上她目光,轻笑了声:不会。

第四章 不会

世界仿佛一瞬间寂静。

夏初七强撑着笑问:为什么?

封洵将只吃了一口的面包扔进垃圾桶,扫掉指间的碎屑:你太小了。我今天忙,晚上别等我吃饭,有事发微信,我看到会回。

说完便往外走去。

别墅门开了又合。

夏初七站在原地,目光回落到垃圾桶里。

莫名觉得那里面还泛着热气的面包,像极了她那颗被人无视的真心!

空气好像变得稀薄。

她忙将垃圾袋合起,拎着出门直至扔进外面的垃圾箱里再看不见,才算喘过气来。

夏日的太阳火辣,照在身上有些发烫。

可她浑然不觉,耳边回荡着封洵那句不会,手脚发凉。

忽然,口袋里电话响起,夏初七接起就听见自己老爸的声音:初七啊,爸爸回国了,出来带你吃饭!

夏初七愣了下:您……已经回来了?

电话那头,夏父听出异样:爸爸回来你不高兴?

夏初七当然高兴,可一想到他回来就意味着自己再没有留在封洵家的理由,她又笑不出。

我高兴。

夏父听到回答,朗声一笑:行,地址我发给你,爸爸在这儿等你!

电话挂断。

夏初七看着通讯记录上短短的三十秒钟,只觉得像正在倒计的时钟。

每过一秒,都意味着她和封洵的分离!

一小时后,帝都CBD一家火锅店。

夏初七找到桌位,就看到坐在椅子上正在打电话的中年男人。

虽然经常打视频电话,可十年没见,如今还是有些陌生。

她走上前,夏父瞧见又对着电话那头说了几句,才挂断。

父女相见,气氛升温,血缘慢慢冲淡了疏离。

夏父看着给自己夹菜的女儿,欣慰的说:封洵把你教导的很好。

提到他,夏初七眼睫颤了颤:小叔很照顾我。

他一向值得信任,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也算是彻底放心,我一会儿就要飞回美国了。

闻言,夏初七一愣:您还要走?

见他点头,她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,只觉得像坐过山车一样,一瞬一变。

父女再度无言。

直到将夏父送到机场。

夏父看着已经到自己肩膀的夏初七:这些年是爸对不起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