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越后我成了渣渣完本免费阅读-穿越后我成了渣渣免费全章

顾念卿慕容离主角小说
人气小说《穿越后我成了渣渣》是来自百骨倾心创作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,小说的主角是顾念卿慕容离,文中感情叙述细腻,情节跌宕起伏,值得推荐。“姨娘,眼下我们该怎么办?”顾念珠身上痛得厉害,她伏在白姨娘的胸前,一............

小说《穿越后我成了渣渣》在线阅读

《穿越后我成了渣渣》

“姨娘,眼下我们该怎么办?”顾念珠身上痛得厉害,她伏在白姨娘的胸前,一双杏眼滴溜溜转了两圈,似乎在寻思别的法子一般。

“顾念卿似乎不怕罗氏与顾念欢了一般,她还将大厨房的嬷嬷给打了一顿。”

要不是那嬷嬷,顾念珠亦不会上门找麻烦了。可万万没想到,麻烦没找成,倒是将自己弄得分外狼狈。

白姨娘不在意的嗤笑一声,心中已有了一番思量。若说顾念卿不怕罗氏那两母女了,她是不信的。可顾念卿这回倒也聪明了不少,至少她的傻女儿珠儿是真信了她。

可白姨娘却是不信的。她是个很有些心计的女子,不然也不会成为这相府中唯一的姨娘了。

“傻珠儿,这是顾念卿在诓你呢!”白姨娘嗔怪的在顾念珠额上点了点:“顾念卿再有能耐,还不是个在继母眼皮子底下讨生活的小丫头!她教训了你,自然怕你将此事捅到罗氏那儿去,因而才刻意说她已不怕罗氏母女了。”

顾念珠暗暗咬牙,她便知晓,顾念卿在骗她。

“顾念卿真是愈发能耐了,想来是喝了些湖水,脑子糊涂了。”白姨娘冷笑,轻拍着顾念珠背部的手一顿:“她既不怕罗氏母女,我们便将这母女送到她跟前来,看看她顾念卿,到底怕,还是不怕。”

最后一句话轻得有些渗人,可白姨娘母女却觉得莫名兴奋,竟然

不约而同的露出笑意来。

顾念珠受了伤,罗氏早便收到了消息。这府中的大小事,断是没有她不知晓的。可罗氏想不通的是,顾念珠进了一趟顾念卿的院子,待到出来时确实这般狼狈不堪,莫不是叫她受伤的人,是顾念卿那废物不成?

也是顾念卿那院子向来被人忽略惯了,只知道不断有痛呼尖叫传出,却无一人前去一探究竟。

众人也只当是顾念卿被顾念珠教训了,却不知这情况为何倒过来了。

“娘,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顾念卿是傻了不成,听说大厨房的张嬷嬷今日清晨因膳食一事,也被顾念卿打了一顿。”顾念欢一张明媚如三月骄阳一般的脸上满是不解。

今日本该是个好日子,她还特意穿了一件粉色的衣裙,更衬得她面若桃花。腰间轻纱松松的挽了个蝴蝶结,水蓝色的轻纱随风飘舞,看着正似九天之上的仙女一般。

白皙精致的耳垂上,鎏金镂空的桃花状耳坠上镶着上好的珍珠,发髻是当下最时兴的,一缕秀发堪堪的绕过脖颈,调皮的垂到胸前,端庄中不失少女的俏皮。一对刚打好的簪子,各垂一边,很是吸引人。

可惜了,顾念欢却没想到顾念卿竟然没死,倒显得她今日的打扮是个笑话了。

在湖中央泡了这么久,便是宫中的太医都断言她活不下去了,府中还险些就准备她的丧事了。

可是,她竟然没死。

非但没死,还像换了个人一样,在府中横行霸道。先是教训了奴大欺主的张嬷嬷,再则便是在自己的院子中,神不知鬼不觉的将顾念珠打成重伤。

顾念卿,倒是愈发能耐了。

“管她怎么回事,只要她出了错,不正是机会?”罗氏慈爱的拍拍闹别扭的顾念欢的手背:“白姨娘可不是个好相与的,欢儿还怕顾念卿当真能翻得了天不成?”

顾念珠那一身的伤无论是不是出自顾念卿之手,这罪名她都非担着不可了。白姨娘总不会平白咽下这口恶气。

“可是她不死,太子妃的位置就永远轮不到女儿来坐!”顾念欢心中愈发别扭,她气呼呼的跺跺脚,到嘴的鸭子飞了,任谁心里都不会痛快到哪儿去。

“太子殿下也不喜欢她,为何她就这般好运气,连阎罗王都偏帮她!”若是往日,顾念欢断不会说出这些小姑娘的话来,可今日她确实不高兴了,再加之是在素来宠爱她的母亲面前,总难免露出些小女儿姿态来。

她双眼通红,像一只可怜兮兮的小兔子一般,只看着罗氏吸了吸鼻子,掏出帕子掩住双眼,哀哀的哭道:“分明连太医都说她活不成了,她怎么还不去死呢?娘,女儿心里憋得难受,她在身份上压着女儿这些年了,女儿真的受够了。”

“可是眼见女儿便要成为这府中唯一的嫡女了,她却又活过来了,这……这让女儿怎么能甘心呢?”

罗氏何尝不是不甘心?她险些便要着手准备那废物的丧事了,可竟然出现了转机,顾念卿居然又活蹦乱跳了。

仿佛昨日奄奄一息的人,根本不是她一般。

“好了欢儿,以你在燕国的名声和才气,还怕一个废物不成?你放心,娘不会让她蹦哒多久的。”罗氏冷着脸,看不出别的表情:“总归等了这些年了,还在乎这几日不成?”

顾念欢跺跺脚,揪着帕子含泪坐到一旁。

她心中仿佛有一团火在熊熊燃烧,将她整个人架在火堆之上,只有顾念卿死了,这团火方能熄灭。如若不然唯有受其煎熬。

“夫人,白姨娘来了。”随着嬷嬷的一声传唤,白姨娘掀开帘子,缓缓走进来。

她半垂眼帘,似乎不想让人瞧见自己通红的双眼,可抬头行礼间,总难免尴尬,正让罗氏瞧了个正着。略显苍白的脸色,疲倦却倔强的轻咬双唇。

看着便很让人怜爱的模样。

顾念欢早在白姨娘进来那刻便恢复以往端庄温婉的模样,她素来惯会做戏,自然不能在外人面前丢了体面。白姨娘看似在罗氏掌控下,实则在相府中也算是有些能耐。

顾念欢高抬下巴,露出白皙柔嫩的脖子,乌黑发亮的发丝俏皮的缠绕到胸前。她站起身来,跺至白姨娘跟前,步伐得当,盈盈摇摆,头上珠钗随之发出动听的声音来。

她伸出手,将含泪的白姨娘虚扶起身,担忧道:“姨娘这是怎么了?可是受了委屈?”

分明在场三人都知晓白姨娘正是受了顾念卿的气,却又万分默契的故作糊涂。

顾念欢神情真挚,不似作假。白姨娘心中却长叹一口气。她的珠儿比起这罗氏的女儿来,到底差了太多,所幸府中还有个垫底的顾念卿,也不算太难过。

“夫人,贱妾实在是活不下去了!”白姨娘掏出帕子,掩住脸庞嘤嘤哭泣:“三小姐就算是庶出,也不能这般往死里打啊!贱妾心里痛得难受!”

白姨娘抚上胸口,悲痛欲绝。

可罗氏母女却脸色未变,活不下去了?当真是笑话,嚎得那么大声,可不

像是活不下去。

白姨娘算是将顾念卿的错处送到罗氏母女跟前来了,顾念欢眼珠一转,知晓机会已到,不动声色的与罗氏对视一眼,顾念欢的眸中染上些许悲伤。

“三妹妹如今可还好?大夫,大夫怎么说?”

白姨娘正似堪堪止住哭泣一般,面上清泪犹在,却不显失态,她轻咳一声,语气悲切,“大夫说,

伤了筋骨,这几月需好好儿养着。”

“姑娘家受了伤,总难免要好好养着。嬷嬷去开了库房,将这其中那人参灵芝都取来,切莫委屈了珠儿。”罗氏身为当家主母,自然需要表示一番的。

嬷嬷应了声,恭恭敬敬的退了出去。

“卿儿倒是胡闹了,同为相府中的姐妹,何来嫡庶之分,枉顾姐妹情分,将珠儿打成重伤,该好好儿罚罚才是。”罗氏面容平和,心中却是乐开了花。

当真是困了便有人送枕头,她还愁着无处发难,白姨娘便巴巴的将借口送来了。

白姨娘是个有想法的,她借故照顾顾念珠,轻而易举的将找顾念卿算账的差事交给更急切的罗氏母女。

都是在后宅混的,半推半就一番,罗氏很快便愉悦的应了下来。

“也是我这做母亲的疏忽了,白姨娘既然愿意让我做主,总不好推脱。”罗氏叹一声,面上愁绪万千,似乎在为顾念珠担忧一般。

白姨娘听了这话,险些吐出一口血来。罗氏看似答应了她,实则在说,出了麻烦,可都算她白姨娘的。

虽心中对罗氏的行为唾弃不已,白姨娘还是应了下来。与自己相比,显然罗氏更具威胁,她只巴不得将最坏的送到顾念卿跟前去。

又客套了几句,白姨娘起身告退。

而罗氏母女,露出今日最灿烂的笑容。

<