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京墨白沅芗小说纯净版免费阅读(旧梦)

沈京墨白沅芗主角小说
旧梦小说是由沈京墨白沅芗倾心打造的一本都市小说,沈京墨白沅芗陌上人如玉,公子世无双,故事引人入胜快来阅读吧。人美则美矣,但神色苍白,已有日薄西山之相。数月前,我从山崖跌落,一觉醒来,身子便一日不如一日。除了身子,心中煎熬更甚。「新娘是谁?」外头丫鬟停顿了一下,轻轻答:「......

小说《旧梦》在线阅读

镜中的人美则美矣,但神色苍白,已有日薄西山之相。

数月前,我从山崖跌落,一觉醒来,身子便一日不如一日。

除了身子,心中煎熬更甚。

「新娘是谁?」

外头丫鬟停顿了一下,轻轻答:「路家二小姐,路秋月。」

我萎顿在轩窗前,虚弱讽笑:「又是哪来的路二小姐……沈京墨他——咳咳……」

如若真失忆便罢了,可我与沈京墨的过往,清晰无比地刻印在我脑海中。

然而这一切在世人眼中,却化作云烟,独我一人记得。

当初有多用情至深,今日,便有多痛彻心扉。

「他可曾提到我?」

丫鬟答迟疑片刻,答:「不

老大,不对,我这心里不踏实,为什么凶手会有兰姐的耳钉?而且笔记本上的这名字虽然是重名,但是这里记载的可是父母双失。楚河思考了一下,总算抓到哪里不对了。

曾,只说邀白府参加喜宴。」

「好,我知道了。」

镜中的唇染了正红的口脂,我站起身来。

我的未婚夫,如今,要娶别人了。

一个时辰后,沈家厅堂。

我用匕首横在脖颈上,当着满座宾客,语气颤抖:

「沈京墨,你若敢娶她,今日,我便死在沈家堂前!」

沈京墨立于堂中,眸色如深潭。

经年的风霜打磨,意气风发的少年内敛得像把藏锋利刃,又像越酿越香醇的烈酒。

他身姿挺拔巍峨,从前站在我身边,他的肩膀是我最坚实的依仗;如今,他却用它护住了路秋月。

众人吓坏了,无人敢上前。

四周窃窃私语:

「听说她就是纠缠沈将军的女子。滚落山崖,摔坏了头,臆想自己是沈将军的未婚妻,硬要拆散人家,这个月已经第三回了。」

沈京墨拥着怀里的路秋

没有谁逃得开情感的束缚和牵绊,亲情友情爱情128143;,哪一份少得了掏心掏肺地欣喜、感动、亦或伤悲?佛道儒的修行,无非要我们取得心灵深处的和静平衡,进而自然安宁,定极生慧;;人生大自在,究其本来,本就无所谓无,无所谓有,唯心而已;;时间是最忠实的粉丝、恋人和观众,没有什么不能治愈,如果有,那便是伤痛尚未深至足以令人顿悟,那定是时间还不够长不够久;;

月,冷眼旁观:「白小姐,再一再二,不可再三。」

我心如刀绞,笑着笑着,泪眼模糊。

当年初识沈京墨,他尚年幼。

十七八的年纪,纵马于长街。

第一次,我挡了他的马,他冷眼瞧着我,问:「不要命?」

第二次,他急急勒停,满身霜气,「你是不长眼?」

第三次,他眉眼终于带了笑意:「白小姐,再一再二,不可再三,上马来。」

我向他伸出了手,一牵就是十年。

我曾拥有过他全部的偏爱,宠爱,溺爱,一身风骨的白小姐,被他宠坏了。

那夜秋月高悬,沈京墨的手指轻轻勾勒着我的发丝,说:

「沅芗(yuan xiang),嫁给我吧,我等太久了,将军府,只认你一位女主人。」

一场秋雨,一场事故。

我不慎跌下山崖,醒来时,一切都变了。

说起往事,他们都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我。

只说:与沈将军情意缱绻的是路二小姐,与我们白家从无交集。

人人都当我是摔坏了头,记忆错乱。

只有我知道,关于沈京墨的记忆,有多清晰,绝不会错。

我在病中,日日期盼。

那日,床前来了个人。

一身白衣,翩翩公子,温润如玉,像天边的皎皎明月。

他似乎刚下朝回来,身上还沾着露水

人生一路坎坷走来,一路悲喜交加,快乐是一生,痛苦、烦闷也是一生。因此,人活一辈子最重要的事情应该是快乐。有的人生不得舒心,总是皱紧眉头,挣扎在名利与虚荣的夹缝里,这些人用虚拟的天堂框架生活,放弃了身边当下的乐趣,而去仰慕遥遥无期的幻想,心灵不是活在当下,而是奔跑在未来。对于唾手可得的东西永不知满足,不屑一顺,这样的人生难以快乐。所以,人不仅要用美丽的心情创造快乐,更要用知足的心抓住快乐。

,墨发在身上洇出水渍。

他伏在我床边,轻轻勾住我的手指,眼中盛满温柔和疼惜。

「沅芗,你要好起来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