魏大侠写的新书-君临寒-叶容倾结局怎么了

君临寒叶容倾主角小说
小编给大家介绍一部非常有意思的小说《君临寒-叶容倾》,作者是金牌网络写手魏大侠,故事情节进展很快,内容衔接恰到好处,尤其是君临寒叶容倾人设很吸引人,君临寒-叶容倾整片文笔极佳,强烈推荐。一众锦衣卫坐在宴会厅,觥筹交错。台上载歌载舞,台下纸醉金迷。......

小说《君临寒-叶容倾》在线阅读

《君临寒-叶容倾》第一章自作自受

京城,君府。

一众锦衣卫坐在宴会厅,觥筹交错。

台上载歌载舞,台下纸醉金迷。

突然,一将士带着醉意开口:大人,这舞姬与昨天您搂着的裴姑娘好生相像。

刹那间,众人目光皆纷纷扫向主座上的锦衣卫指挥使君临寒和叶容倾。

叶容倾呼吸一滞,心口发闷。

她转眸看向一侧沉默不语的君临寒,一时间心底五味具杂。

难为大人为妾身寻来爱看的舞,这美人着实不错,赏。

她迎着众人打量的目光,坦然应对。

宴席结束后,叶容倾在房中翻阅着中馈账目,有些疲惫的揉了揉眉心。

门开,一身玄袍的君临寒走了进来。

叶容倾停下动作,开口唤道:阿庭。

君临寒扫了她一眼,语气淡然:宴会上那多舌之人,我已处置,你莫多心。

叶容倾闻着他身上陌生的芙蓉香,忍不住问道:昨日……

昨日我与裴柔,是在商谈要事。君临寒打断道,字里行间少了几分耐心。

叶容倾话语一噎,未尽的话全都咽了回去。

他都没听她想问什么,搪塞的解释却永远没有变过。

每次从练武场回来,他的衣裳上都是那位裴姑娘独用的芙蓉香。

显而易见的谎言拙劣到叶容倾甚至不愿意拆穿。

我走了,还有事要办。君临寒没注意到叶容倾脸色的变化,转身走了出去。

叶容倾看着君临寒渐行渐远的背影,又看了看夜幕降临的天色,心中一阵苦涩。

他这时候出门,今晚怕是不会回府了。

叶容倾叹了口气,向花园走去。

今夜无人相伴,只有养在花园的猫儿能排遣一室的冷清和孤独了。

叶容倾揉了揉怀中的小猫,抱进了卧房。

身侧的丫鬟翠云低声说道:夫人留心,别被猫爪子挠伤了脸……大人可嘱咐过,让您离这猫远一点。

人总是会变的,从前我怕猫,现在……她顿了顿,语气寂寥了几分,现在我怕的是故人心易变。

她第一次接触到小动物就是君临寒送她的猫,她那时有些害怕。

鲜衣怒马的少年,就那样抱着怀中不安分的小猫浅声哄她。

璃儿莫怕,小猫是追风,是阿庭送给璃儿的礼物。

猫有九条命,阿庭爱璃儿亦有九世,永远不变。

少年人口中的山盟海誓和耳鬓厮磨,在时光中如风刮散,无处可寻。

叶容倾晃着神,丫鬟翠云敲门进来,问她明日生辰要备些什么菜。

生辰吗,叶容倾想到了深居寺庙的母亲。

她的生辰,亦是母亲的苦难日。

思及此,叶容倾启程去了寺庙。

庭院内,她看着面前紧闭的大门,心底压抑。

你走吧。叶母略微沧桑的声音从房内传出来,我在此赎罪,而你得偿所愿,往后莫要再来。

明日是我......叶容倾蜷紧了手心,哑声道。

她的话未说完,便被叶母疏离的话语打断。

往后你的一切,都与我无关,去找那个锦衣卫吧。

母亲的话,让叶容倾心头一涩。

父亲死去那天不曾瞑目的双眼,又再次重现在她眼前。

她有些迟缓地转身,步履沉重地坐马车离开寺庙。

回府后,叶容倾倚靠窗前,静静看着漆黑的天色发呆。

寅时,君临寒回来。

怎么还没睡?

他宽着衣,腰封的金扣撞在柜壁发出清脆的声音。

睡不着。叶容倾起身接过他手里的衣裳,却蓦地看到衣裳内系着一个淡粉色的鸳鸯香囊。

而香囊之上,绣着一个裴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