简安然-聂清远更新全集-简安然-聂清远免费版

简向薇聂景琰简安然聂清远主角小说
独家完整版小说《简安然-聂清远》是老糊涂所创作的言情类型的小说,本小说的主角简向薇聂景琰简安然聂清远,情节引人入胜,极佳好文,值得非常推荐。前世被虐而死,重生后她一路虐渣绝不手软。不过,她怎么忽然成了满级大佬了:天门宗最年轻祖师爷!是她!岐黄谷第一神医!也是她!拂衣楼第一杀手!还是她!……某病娇王爷:媳妇太受欢迎,得杀多少人才能让媳妇只属于他?简安然:乖一点,命都给你。于是,某病娇王爷开始了学乖猫讨好媳妇的日常!......

小说《简安然-聂清远》在线阅读

《简安然-聂清远》第1章 为她报仇雪恨

疼——

仿佛骨头被穿透的疼!

简安然从昏迷中醒来,只感觉肩胛骨处,传来了剧烈的疼痛!

她低头一看,差点又因为那恐怖的画面而晕厥过去。

因为她清晰地看到,自己两边的琵琶骨,都被长钩穿透。

她被吊了起来,鲜血从肩膀往下流。一滴一滴地滴在脚下的八卦阵中。

她的血,已经将八卦阵染红了一大片了。

怎么回事?

看周围的环境,依然是在骊山猎场。

她记得,是妹妹简向薇和重王聂景琰邀请她来打猎。

她喝了一口水就晕过去了。

是谁要害他们?

妹妹……景琰哥哥……

她想叫喊,但是剧烈的疼痛,以及那渐渐流逝的生命,让她只能吐出气若游丝的声音。

姐姐是在叫我和景琰哥哥吗?简向薇一身桃粉骑射装扮,出现在八卦阵之外,笑容得意,眸光恶毒。

聂景琰就站在她的身边搂着他的肩膀,冷漠地看着被吊起来的简安然。

是你们?你们要害我?简安然不敢相信地看着简向薇和聂景琰。

这两个人都是她最亲近的人,也是她倾心相待的人。

她不信!

为什么?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?简安然喃喃开口。

为什么?姐姐这句话问得可真好!你是天之骄女,身怀真凤血脉,有最宠你的爹爹,有爱你的四个哥哥。而我,出生就是庶女,一无所有。我当然想你死,想得到你有的一切。

简向薇表情有些扭曲,精神有些疯狂。

很快你的真凤血脉会是我的,爹爹和哥哥的宠爱也会是我的。你的一切都会是我的。

简安然痛苦摇头:简向薇,我事事让着你,宠着你,我自问没有半分对不起你,你为什么要这样做?

说着,她吐出了一口血来。

随后又挣扎着继续说:还有,景琰哥哥,你说过你喜欢我的……你说过的……

我说你就信?聂景琰轻蔑地开口,真是蠢货一个!若是不说喜欢你,你怎么会为了我拒绝跟聂清远的婚事?聂清远可是个魔鬼,如果你跟他定下婚约,我们还怎么敢弄死你?

噗——

简安然重重地吐出了一口血来。

原来……原来……

她倾心相待的两人,竟然是费尽心思、不择手段,要杀死她,夺走她一切的人。

说喜欢她,也不过是骗她而已。

她之前还事事维护他们,事事顺着他们。

都怪她眼瞎,没能看清楚他们的目的。

现在看清了,却也无能为力了。

她快死了!

她恨!她好恨!

姐姐不要着急死!受完十根离魂钉再死!你若是现在死,禁术不成了,我得不到你的真凤血脉,你死得就太亏了。

简向薇冷笑地说着,随后拿出了第一根离魂钉,甩向简安然。

啊——

简安然感觉长钉没入身体,痛得无法呼吸。

还没有缓和过来,第二根离魂钉又被打入了她的身体。

然后是第三根、第四根……

身体越来越痛,仿佛割肉离骨,千刀万剐。

血也越流越多,最终浑身血红,脚下的八卦阵也全部铺满她的血。

第十根离魂钉受完,她灵魂离体,气绝身亡。

简安然知道自己死了,死不瞑目、冤魂不散。

她飘荡在空中,看到两人利用禁术,提炼她的真凤血脉,最终引入简向薇体内。

成功之后,简向薇一脸兴奋。

景琰哥哥,我终于拥有真凤血脉了,以后我修为一定可以突飞猛进,成为你的助力的。只要我们处理好这件事,简家不会发觉,简家也会是你最大的助力!我好开心啊!

慕景琰笑了笑:那你可要好好谢谢简安然这个蠢货!如果不是她这么蠢,我们也不会这么顺利。

简向薇得意地笑起来,随后看着简安然的尸体,说:姐姐,谢谢你这么蠢,哈哈哈……

简安然感觉恨意在胸膛翻涌。

她恨!她想杀死他们!想杀死这两个狗东西!

可她做不到,她只是一个魂体而已!

-

忽然,她看到一柄长剑,从天而降。

一个红色身影,紧随剑锋而来。

身影落在简向薇和聂景琰身边,执长剑刺向他们。

一时间,刀光剑影,两人则是惨叫连连。

待到寒光散去,简向薇和聂景琰满身是伤,倒在地上,动弹不得。

红色身影握着长剑,站在他们身边,挺拔俊美。

忽然出现,还将简向薇和聂景琰打倒在地的,是一个青年男子。

男子皮肤白皙到病态,五官像是精心雕琢过的玉器,眉间还带着一个血红色的蛇信印记,配着那一身红色锦袍妖异惊艳。

飘在空中的简安然看清楚男人的脸,一脸震惊!

那是……聂清远!

曾经,陛下给她和聂清远赐婚,但被她当场拒婚了。

那次拒婚,让他颜面尽是,连夜离京。

可他现在在干嘛?

聂清远走近奄奄一息的简向薇。

长剑一挥,割断了她手、脚、脖颈的血管。

一时流血如注。

她的血脉,你不配!嗓音低沉狠绝。

聂……清远……你疯了!一个当众拒婚……让你难堪的女人……你为了她……要杀我们……她不过是……又蠢又……

聂景琰眼中带着恐惧。

聂清远剑一挥,削去了聂景琰的舌头。

喝喝喝……聂景琰再也说不出话来。

聂清远蹲下看着他,长剑放在他脖颈上,缓缓落下。

他嘴角勾着嗜血的弧度。

嗓音清冷残忍。

聂景琰,有些事,你可能不知道。

她每看你一眼,我就想在你身上捅一个窟窿。

她每靠近你一分,我就想割开你的喉咙一寸。

我之所以拼命克制,是怕她知道,会生气,会讨厌我!

你千不该万不该,不该动她!

周围安静了下来,简向薇血尽而亡,聂景琰身首异处。

简安然觉得解气,害死她的两人,也终于死了。

可她又觉得有些愧对聂清远。

她害他当众出丑,成为笑柄。

他却帮她报仇雪恨!

刚刚聂清远说的话,是表示,他是喜欢她的?

她觉得有些讽刺,她倾心相待的人要害死她。

而她深深伤害过的人,竟然喜欢她。

再也没有活得比她更糊涂的人了吧?

可是,聂清远为什么喜欢她?他们明明没有任何交集。

忽然,她想起自己曾经失忆过,忘记了之前的很多事情。

难道她失忆前,他们有过什么过往吗?

她想着,又看到聂清远将她的尸身放下来。

他脱下身上的红袍,裹在她血肉模糊的身体上。

他直挺挺地跪着,小心翼翼地将她抱在怀里,就像是对待最珍贵的宝物。

他一双凤眼低垂,又长又弯的睫羽轻颤,看不出情绪。他薄唇微动,沙哑克制的嗓音传来。

是我错了!

重逢的时候,我就该把你锁在身边!

那些人,但凡你瞧上一眼的,我都应该杀掉!

他们不配得到你的关注。

这一次,若我能找到你,再也不会让你离开我半步了。

聂清远说完,拿起了剑,横在他自己的脖子上。

不——

简安然看到这样的画面,眼中瞬间充满了惊恐。

她想冲过去抓住那把剑。但挥动的长剑,却将她的手打散。

她什么都阻止不了。

不——不要——

聂清远!不值得!不值得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