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总的契约娇妻by二桥精彩试读

顾廷轩江念桐主角小说
最近有很多书友在追一本叫《顾总的契约娇妻》的小说,小说是二桥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,情节引人入胜,值得非常推荐。顾廷轩一愣,深邃暗沉的眉目泛起一丝异色。 他以为只有自己不在乎这场婚姻,没想到这个女人比他更加不在意,都嫁过来了,竟然从头到尾都不知道自己的丈夫是谁......

小说《顾总的契约娇妻》在线阅读

顾廷轩一愣,深邃暗沉的眉目泛起一丝异色。

他以为只有自己不在乎这场婚姻,没想到这个女人比他更加不在意,都嫁过来了,竟然从头到尾都不知道自

还好,总还是有向晴的时候,这个时候是适合走出家门,溶入到古城里面去的。人说,人到中年以后的样子是自己修的,你所有的经历和你读过的书,以及你的地貌精神和灵魂走向,终归叠加成层层光阴,成为你中年后的样子,有些人年轻,但眼神苍老,有些人老了,但依然清澈,我不知道这样来形容一座我深爱着的小城,是不是贴切。这座有着六百多年光阴的小城,始终保持着宽阔的静气和疏朗的气象,我想,这亦不止是时光沉淀之后的风物所蕴含的深意,更应该是这座老城,从遥遥历史深处走来,所具有的文脉相通的灵性,以及其品与质中的包容与接纳吧。

己的丈夫是谁。

一向冷硬干脆的人,第一次沉闷迟疑了一瞬,嗯。

江念桐闻言点头,俯身写上自己的名字。

从头至尾不曾对眼前人的身份提出疑虑。

在她有限的认知里,只知道嫁的丈夫是顾家这一辈中的小透明,从小在外养病。

大家族里人情冷漠,一个养病这么多年都没回来的人,老早就偏离出了权利中心。

而面前这人不仅身体康健,还没有半分疾病缠身的样子,通身迫人的气势也只有在久居上位者的身上才能见到。

如果这是顾廷轩,顾家怎么会同意她进门。

况且顾家这一辈并不止一个男丁,以年龄与地位来看,多半是他的堂兄弟。

看他这始终疏离的态度就知道,并不想与自己多扯上什么关系。

实在没必要多问什么。

江念桐的皮肤很好,因为刚刚洗完澡,脸上带着一丝热气蒸腾出的绯色,这么低头写字,漆黑的长发偏到了一边,露出一段纤长如天鹅颈项般的白皙脖颈,灿然生辉。

顾廷轩移开视线,看向桌

又听得他冷漠说:“我可以为她超度,作为因果,你须去伽蓝殿水牢受刑。”伽蓝殿水牢实则是一座陷阱更迭的冰窟,专为惩治南国极恶之人。入内者,非死既疯。纪映荷仰望着他,人分明还是那个人,可却陌生的可怕。

面。

字迹娟秀,下笔极稳,看得出来,应该是练过的。

江念桐放下钢笔,微微一笑:麻烦先生帮忙转告,我会遵守这上面的一切约定,两年后,男婚女嫁,各不相干。

态度如此果决,丝毫不拖泥带水。

顾廷轩接过合同的同时,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一张黑色的卡。

金额不限,你可以随便使用。

江念桐没有拒绝,她不是自作清高的人,如今的她什么都没有,就连外婆的医药费都得依仗江家的支持,而那一家人随时都能变卦。

现在的她,还赌不起。

有了这笔钱,至少不用再被邢淼捏着脖颈,时刻仰人鼻息。

她的动作很流畅,将卡接过放进了自己的包里。

替我谢谢我老公。

云南山区有一名小学生,从他家到学校,有二十里崎岖难行的山路,可这段日子,小学生总是背着一袋石头上下学。同学们很好奇,难道瘦小的他想通过背石头来锻炼身体?老师知道后决定做一次家访。到了这个小学生家里,老师才知道他的家庭状况。他的父亲很早就去世了,母亲在不久前因病瘫痪了。母亲告诉老师,她瘫痪后,一天因为渴急了,把手伸向离床头不远的热水瓶,结果烫伤了自己。孩子放学回家,看到被烫伤的母亲,当即决定:以后他要背着母亲上学。从那时起,他便开始背石头上学了。母亲哽咽着告诉老师,她体重86斤,孩子瘦小的身躯如何负重?于是他想出一个方法,起初,背少量石头上下学,随着对重量的适应,再不断添加石头,直到能适应超过86斤的重量为止。86斤,是母亲的体重,更是爱的重量。

顾廷轩抬眸,目光沉静,第一次正视这个被强硬塞给他的女人。

短短的接触,江念桐确实有些出乎他的意料。

在他所处的位置,见多了表面清高,骨子里恨不得给权势下跪的女人,也见多了不惜一切攀龙附凤的女人。

但江念桐是不同的,和其他的女人都不一样。

她不屑伪装,对世俗加诸于女子身上的婚姻束缚视若无睹,好似什么都不在乎。

在他面前,毫不掩饰对这张卡最真实的想法。

表情太过坦然,浅淡的眉眼间硬生生的多了几分出淤泥不染的姿态。

还有其他事么?